您的位置:首页  »  新闻首页  »  强暴小说  »  意外的快感
意外的快感

意外的快感

那天,是星期五,按惯例我和男朋友去酒吧喝酒,他说有一种酒叫那卡他,味道很独特,于是我们就要了那种酒。那是一种烈酒,我只喝了两杯就头晕了。


  他说送我回去,我们一起出了酒吧,我在前面走,他弯腰绑鞋带,突然一只手摀住我的嘴,我立刻失去了意识!


  我被绑架了!这个认知让我从迷迷糊糊的酒醉状态快速清醒,眼前是一片漆黑,我的眼睛被蒙着布,我的手脚都被捆着,我的嘴也被堵上了。我试图挣扎,可是捆在身上的绳子越挣越紧。


  「别废力气了!」一个陌生的有点沙哑的声音,「你挣不开的。」我放弃了努力,因为我发觉一个人看不见,说不出的时候,做任何事情都会让自己更郁闷。


  「想看到我吗?」那个声音说。


  我什么都不能做。


  「我可以让你看!」我感觉到他走过来了!


  突然眼前一亮,可是,我看见的居然是——一个男性的性器官!真想尖叫,可是,我叫不出!我想抬头,但脖子上的绳子不允许我的头有任何动作。


  「呵呵,很伟大吧?」他笑着,同时用那开始膨胀的器官摩擦着我的脸和嘴唇,「哦,你的皮肤可真是嫩啊!」「呜……」我想反抗,可是无能为力。


  「哦,宝贝,你想吃对吗?」他伸手捏着我的下巴,拿出我口里的东西,我刚想吸口气、叫喊,他又把一个东西塞进来,我没有看清楚,那似乎是个类似那种小胶皮圈握力器的东西,塞在我口里我感觉到那东西的确是个圈,而且有金属架,让我的嘴巴开成O 型,闭不上。「呵呵,宝贝,我可怕你咬我,弄伤了可是你一辈子的痛苦了!」但是他并没有马上将那个器官塞进我口里。而是拉着我向拖到一个茶几边上。


  我这才意识到我被捆绑的姿势,双手小臂交迭被绑在身后,大腿和小腿折迭在一起,脖子上的绳子一端系在前,一端系在后,无论头怎么动都有被勒死的机会。


  我的腰也不能动,因为前后都被一根棍子压住,更可怕的是有一跟比较细的棍子还夹在我的腿间,我一扭腰那条比较细的棍子就会压迫我的下体。


  我看见自己的口水流出来,那是因为我的口腔被打开着,这让我觉得害羞,似乎口水和淫水一样是欲望的象征。


  「呵呵,宝贝,你的嘴巴是不是已经很想吃了啊?」他松开牵引我的绳子,我跪坐在地上,眼睛向上努力也只能看到他的肚脐。


  他很小心,保持不让我看见他的脸,在我身后解开那控制着我腰臀的三根棍子,顿时我的下体轻松了许多,被压抑的淫水也渐渐流出来。他解开我的腿上的绳子,在我还没来得及伸展开的时候又将我的腿分别折迭着捆上,「放心宝贝,我不会伤到你的!」他在我两个与地面——是地毯——接触的膝盖下分别放了个海面托垫。然后分开的腿,将我的身体按在那个矮茶几上,双腿分别绑在两个茶几腿上,这样我的下体就展露出来了,他的手指轻轻划过那整个缝隙,然后将我的眼睛蒙上。解开我脖子上的绳子将我的头向后勒起,使我的头仰起来,然后将我的双手背在后面使胸突出出来,绳子捆过我双手,又分别绕过我的两颗乳房,使乳房被勒得更更加突出。小茶几刚好压住我的腹部,乳房在茶几边悬垂着。他又捆了几道绳子将我固定在茶几上。


  「哦,宝贝,你这样子真让人兴奋!」他轻轻抚摩我的脊背,「太好了!」突然他把什么东西塞入我的阴道,马上我知道了——那是个跳蛋!它在我体内运动起来了!我居然并没有非常痛苦的感觉,反而被那东西跳得我流出许多水来。


  「慢慢享受,宝贝!」他又插了东西在我肛门里,突然一股水流冲入我身体,我知道自己被灌肠了!他来到我前面,用他的生殖器摩擦我的嘴唇,突然,我的口腔被那巨大的肉棒塞满了,我感觉到龟头一直插进我的咽喉,摩擦我嘴唇的是他的蛋蛋了!


  三股势力同时夹击着我,口腔里是真实的生殖器在出入,阴道里是跳蛋在活跃,肛门里强劲的水流几乎要把我注满了!我应该痛苦,可我的身体却违背我的道德兴奋起来,甚至在口腔里的肉棒的引导下,三个孔洞都达到了高潮!


  终于,他离开了我的口腔,可是并没有让我的口腔空着,而是用一个假的肉棒塞住。然后,他来到我身后,拔出水管,却用肛塞又塞住那里。他又拿出跳蛋,头弯到下面,用嘴去接我的淫水,他的舌头轻柔的舔着我兴奋突起的阴蒂,我马上又有将要高潮的兴奋。他笑着:「宝贝,你真是够骚的!」他起身突然将肉棒插入我的阴道,剎那被充满的感觉竟使我在这屈辱的时候感觉到奇异的幸福。他来回的抽插着,我越来越兴奋!他一边抽插一边用手狠狠拍打我的臀部,我发觉自己实在是非常淫荡、下贱,我的臀部居然因为疼痛而亢奋的企图翘得更高!他突然抽离我身体,我觉得自己瞬间被抛弃了!


  「宝贝,你真是够骚又够贱啊!」一条皮鞭招呼到我的臀部上,我的身体因此颤栗,继而又一下,疼痛瞬间转化为兴奋,更多的淫水流淌出来,越来越多,几乎是喷出来。他继续抽打着,「宝贝,高潮了吧?」我含着那个假器官,身体亢奋得彷佛与灵魂分离一般。直到他停止了抽打,我的身体依旧处于高潮状态。他走过来,突然拔出肛塞,后庭也兴奋得喷涌了!


  我知道,一定很肮脏!他又插进去水管,但是没有灌那么多,似乎只是清理一下。


  他将跳蛋又塞进我阴道,然后膨胀的生殖器插入我肛门,涨痛却充实!我真想兴奋得尖叫!他疯狂的抽插我的肛门。我的身体兴奋得几乎虚脱,他就射在我的肛门里。他到我前面抽出那假器官,将萎缩的真器官放在我口里,用我的口水和舌头清洗。


  「宝贝,你是不是很喜欢这样对待你?」他问。


  是的!我想回答,可我回答不出。他捏着我充血膨胀的乳房,器官放在我口腔里不出去。一手又用皮鞭抽打我的脊背。我已经虚脱了!高潮过度而虚脱了!


  「好了。宝贝!我知道,你已经高潮到不能再高了!呵呵,你很兴奋吧?很想知道我是谁吧?」他抽出器官,「告诉我你愿意做我的奴隶吗?」问着他拿出我口里的撑圈。


  「是的!」我回答。


  「呵呵,我就知道你愿意!」他拿下我眼睛上的黑布,我的眼睛受光线的刺激一时还没看清,我觉得他彷佛天神在光圈里,然后眼睛恢复了视力,我几乎无法相信,居然是他——我的男朋友!


  「意外吗?」他拿下放在自己脖子上的变声器,「我的女奴!」我甜蜜的笑着。


  他解开捆绑我的绳子,我一下瘫软在地上。他坐在沙发上:「我的小女奴,过来!」我爬到他脚边,「舔我的脚趾!」我乖顺的舔着他的脚趾,他继续用皮鞭轻轻招呼我的臀部。


  「宝贝,我早就猜测到你有这样的爱好了!」他呵呵一笑用,脚抬起我的下巴,「你知道吗?从我们第一次做爱,我就想把你当成母狗一样的对待!我想往你的嘴里撒尿,想让你舔我的屁眼,想干你的屁眼,想抽打你的屁股……我甚至想给你带上有跳蛋的贞操带,完全控制你的欲望,甚至排便!宝贝,现在告诉我,你愿意吃我的大便!」「是的主人,我愿意吃您的大便!」我是真的愿意!我现在就想亲他的屁眼了!


  「说你喜欢喝我的尿!」「我喜欢喝主人的尿!」「说你是我的马桶!」「我是主人的马桶!」「呵呵,你真是够下贱!」「是,主人,我下贱!」「你必须保证,在我需要的时候你随时随地提供你的身体为我使用!」「是的,主人,我保证!」「那么现在,喝尿吧!」他说着把生殖器对着我的嘴巴,我张开嘴巴。哦,真是奇妙!一股热烈的液体射入我口里,那味道美妙极了!我迫不及待的吞咽着。


  他尿完把器官放在我口里,我为他舔着。他捏着我的两个乳头,用力向外拉扯着。


  我为他舔干净之后他也放开了我乳头,「好了宝贝,今天就到这了!」他踢开我,从沙发上拿起一条看前来像是皮革的内裤,里面有两个金属棒的突起,左侧有一排扣子。


  「没见过是吗?宝贝,这就是贞操带了!」他解释,我愕然的看着那东西——贞操带不是控制欲望的吗?可这东西分明是制造欲望的!


  「过来!」他命令,我爬过去,「穿上!」我按他说的做了!两个金属的突起都很粗长,和他的肉棒型号基本相同对准我的两个孔道插进去,然后上面的扣子扣上,我顿时觉得自己被完全的充满了,然后他调整的扣子旁边的一个小密码锁,「宝贝,以后包括排泄你都必须向我请示,明白吗?」我点点头,他继续说,「没有我的允许,你即使撒尿也是不备允许的!」然后他又拿过一个皮革的胸罩,「穿上!」我按命令穿上。穿上之后我才感觉到,那胸罩里面有很多金属小圆柱形的突起,前端还有一个圆圈的小箍,扣住我的乳头。他满意的看着我的样子,「我还要补充的是,你身上的比基尼都是电动的,我可以随时让你享受快感!」说着他拿着个类似手机的遥控器,按下一个按钮,立刻我的阴道里的金属棒就开始震颤,我的下体也跟着颤起来,跟着,肛门里的金属棒也震颤起来,我立刻被夹攻得双腿无力支撑,继而我的乳房开始在那些小圆柱的按摩下有了被揉捏的感觉,而我的乳头也被箍得越来越紧,彷佛被拉扯着一样!我在地上扭动着身体,居然就这样达到了高潮。他满意的看着我:「还有,宝贝,这个遥控器是计算机的而不是红外的,所以即使我们不在同一个空间里,只要我想,你就会享受到这样的快感!如果你需要排泄,你必须先打电话给我,我允许了之后才回打开锁,让你排泄!当然,如果我心情不好,不想让你排泄,你就必须忍耐了!明白了吗?」「是的,主人!」我继续在地上滚着。


  「宝贝,别滚了!你必须适应!要知道,也许你在办公室的时候,我也会开启这些开关,你总不是要当众这么滚吧?」他拿起皮鞭抽我两下,「站起来,然后优雅的走到我面前!」这太难了,我怎么可能在两个孔洞都被干着的时候表现出走路优雅的样子?我艰难的爬起来,站几乎都站不稳,他继续抽打我!我努力并起双腿,可是根本并不严,我努力的挺起胸,可是越挺就越觉得乳房被揉捏得越厉害,我终于没支持住又坐到地上了。


  「你必须练习!直到习惯!」他抽打我,那一整个晚上,我几乎因为淫水流尽而死!可是,那感觉却是让我觉得兴奋的,我从来没有过那样觉得自己真实的存在的快感!他只允许我睡了两个小时。然后继续调教我!一直到周六的晚上,我终于可以在震颤中优雅的走路了,不影响我说话,思考。


  「宝贝,你真是天生的骚货!」这是他的夸奖,他拿出我平时穿的衣服,「来穿上衣服,我们出去!」我把正常的衣服穿在外面,因为他套皮革的内衣,我看起来胸更挺,臀更翘了,「我们去餐厅,我要你当众感受那滋味!」「是!」我低头乖顺的响应,我想他如果在我脖子上拴条链子,我就是他的狗了。


  【完】